【叶黄】谈恋爱的叶修和黄少天(四)

很抱歉我拖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虽然是篇冷门低质量短篇!!但终于是更完了!(趴)不知道会不会有甜饼小日常做番外(><)但大概也要等到下星期周末的英语四级之后了,最后感谢一直在看的小可爱们。

黄少天打开房门的时候,叶修还在组织语言。

毕竟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两个人这种不说破不道明的关系都这么久了,能捅破早捅破了,一直没把关系实质定下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更何况如今自己还多搞出了一件技能点的事,简直就是把原本就不简单的事再复杂化。
他跟着黄少天后面进门,看着黄少天把烤串放在了桌上后也没有马上坐下来,便想着他也可能正像现在的自己一样紧张。

烤串还在冒着鲜香的白气,但屋内的两个人此刻都没有心情去享用。

黄少天心里隐隐有些小期待和紧张,他对叶修想要说的话大约也有了些预感——然后他现在,想抢先一步说。

骨子里留着的还是机会主义者的血,有了一点机会就要把握好,像告白这种只能一次的事,怎么能让对方给抢先了呢?

“老叶,我也有话要对你说!”

“少天...我...”

叶修一下子就明白了黄少天那正在“作祟”的机会主义者心理,但他要讲的或许和自己要讲的事有些出入,毕竟自己还有一件需要坦白的事——那该让谁先说出口呢?

那人却没给他再考虑的机会,好像生怕这种难得的事被抢先了一样,“老叶老叶!!先听我说!”

黄少天看了眼叶修的表情,觉得对方没有要再开口的意思,就继续说了下去。

“老叶...你看,我们认识这么久了对不对甚至大家都公认了我们是全联盟跨队关系最好的!然后我想了想也是,毕竟你作为一个常年招人嫌的嘲讽担当身边还有我这种从不嫌弃你的人也不容易了,你看看本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的身价去帮你下个小本你就给包榨菜还要收我十块网费我都忍了,换作其他人早就把你追杀灭口了是不是?为了哪天你再不小心流落街头,我现在给你个签订终身契约的机会啊!一分钱不收只收人!机会就这一次啊签不签签不签!”

叶修注意到那人说完脸还是红的,也不知道是话太多喘的还是害羞,再觉得这番话真有他的风格,哪有告白话还这么多的?还签订契约,怕是少年的中二期还没过。

他还在想着这问题,却根本没发现自己潜意识就脱出口的“好”。

等叶修意识到才觉自己的问题差点跑偏了,心里苦笑着是自己定力不够说什么无欲无求实际听到喜欢多久的人的告白心里都快开出花了。

按理一对好不容易确立了关系的情侣,互通情意后的正常走向本应是情不自禁来个法式热吻然后情到深处身体发烧失去理智最后滚上床这种剧情。无奈自己确实是有事要说明白的,只得赶在“好”后加上“但是...”

这边才刚刚觉得自己要开启人生幸福篇章巅峰的黄少天乍一听还以为叶修要反悔,都没来得及咋乎乐腾一下,就一边嚷着不许反悔不许毁约,一边还伸出了爪子要去抓人。

结果被叶修一把就抓住了。

但是他还是头疼,抓人的手还在抓着,但是却想起了过去和沐橙一起看过的电视剧里男主一把抓过女主的手然后顺势带入怀中的场景。

克制住这冲动和丰富的脑洞他才能放开手中那人的爪子,再整理思绪,自己本来的打算是:自己先对少天表白,甭管他答没答应,赶紧把技能点的事一起说了,这样也好黄少天两件事一起接受,再一起决定——是否答应,是否接受,又或者是否理解?还是原谅?
现在成了自己再补讲技能点的事完全就是在前面给了黄少天那见缝插针的机会——应该一刻都不能忽视,不能放松。

“诶,你先别急啊,我不是说了我有些事要和你说吗”稍作停顿后又开口道“季后赛后期那会,你有注意到轮回的变化吗?你知道...轮回为什么决赛打的如此凶猛吗?”
他一边说些还往黄少天那边看去,而那个人一听到今晚决赛的事,脸便突然暗了下去,也许又是不想说话了,他难过地想着,也许正好方便他直接把技能点的事道出来,最后一了百了了。

黄少天却在此时有开口了,

不是“我什么都不想说”,却也是一段一点也不敷衍的回答“轮回那个时候...队里分析过,这是肯定的吧,是看了轮回比赛的人都能注意到他们技能点的事,他们技能点确实给了人一种更有优势的感觉,但是这与他们队本身也有关系...”似乎是想到了自己都没上场的事,他看着黄少天好像就盯着桌上已经冷却下来的烤串,又好像没有目光目的的眼神乱飘着,然后继续开口说着当晚决赛的事,“其实这点我们之前是有关注的...然而对于晚上那场决赛的事,我只能说我们确实也没有大胆做出那样的出场顺序假设——最后记者采访那会,我也是难过,但是我难过的不仅仅是我们蓝雨没能二连冠,更难过的是我明明身为蓝雨的副队,身为蓝雨的妖刀,我却不能上前为它而战,不能征战荣耀!”

句末的语调越来越高,语速也越来越快,话音结束时,黄少天再抬起头,却是直直对着叶修,没有之前告白的那番躲闪也没有难过时的漫无目的——只有那句“你一定要回来”时候的认真与郑重。

叶修想着那人心里便是有了计较的——毕竟自己也不是无由地不按套路剧情就提这档事。

“今天从机场打的过来,的士司机还是一位你们队的粉丝,一路上他都在说着今晚决赛的事。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了,如果你要知道了我要说的话,你会怎么样...其实你不应该急着契约的...因为轮回的技能点,其实是我们卖给它的”。


黄少天在听到叶修提起轮回之事时便有了些这样的预感。

近些日子轮回最引人注目的除去傲人的成绩,便是不少明眼人都看出来了的超高的技能点。而叶修此时明知故问地提起此事,只能说明他与这技能点是有关联的,和技能点能有什么关联?只有可能是他掌握了提高技能点的攻略。

想到这种可能的时候,心里倒是意外的平静,虽然要说不爽,肯定也有,但是仔细一想,把技能点攻略这种东西卖给轮回确实是一个盈利相当高的选择,而叶修此时做出这种对兴欣最有利的抉择,是一点也不奇怪,也能被理解的事情。

但是冷静这种心情,也就在听到叶修说这件事之前了。

什么叫“其实你不应该急着契约的”啊?

自己不能否认叶修卖了技能点给轮回的事实,但是叶修也不能否认自己要定下契约的决心啊!

他还是正对着叶修,哪怕明明是听了该让自己不快的事,却也没有移开自己的视线,然后一字一句道“签契约是签契约,技能点是技能点”他又觉得自己说的还不够明白,“现在你签不签这个契约,这个才是最要紧的”。

这个也才是他最想要的。

他不明白叶修在犹豫着什么,“他还在烦恼着什么?”他不理解。

难道就要因为这种事而去否认自己的喜欢的感情吗?怎么可能?自己就这么不值得被相信着吗?自己的那句“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说的难道不够透彻清楚吗?

越想越气——不想原谅

黄少天心里一横,对着也同样在正视着自己的叶修,想着把他的五官刻在眼里,把他那平日总是嘲他笑他的嘴唇好好记着,然后——眼睛一闭,把自己的脸凑了上去。

叶修眼睁睁地看着那人的脸越放越大,直到鼻尖传来轻微的被撞到的痛感,才反应过来。

此时的心中,有些小心积攒起来的欢喜,正顺着心脏联通着的每一支血管,流通全身。

这么想,似乎自己那一晚上的紧张和犹豫在此刻都显得有些幼稚和可笑,但是他并不觉得这是多余的:他一直不会将自己的感情溢于言表,悲也好,喜也罢。

然而这并不代表着他心中少有紧张与害怕。

然而这也不代表着不会有人看出你的心情。

当他听到“现在你签不签这个契约,这个才是最要紧的”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的心应该是放了下来的。
本应这样的,可是为什么自己就会在看到他难过的时候,紧张到甚至忘记了他说的“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的好像立下的誓言呢?

他感觉自己还没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对于黄少天正急迫着的问题,他现在却是有了相当肯定的答复。

黄少天还在为“怎么碰到了鼻子却没有碰到嘴巴”这个问题咋乎小声“卧槽我刚刚是准备强吻老叶未遂结果还把自己鼻子磕疼了吗卧槽要不要这么丢人啊我以后要怎么面对老叶啊...”嘀咕着。

叶修看着可爱,想到了刚刚鼻尖温热的触感,心里突然痒起来。

“少天”他轻声唤到那边还在胡思乱想的人的名字,然后凑了上去,重新补上刚刚分开的距离,“我签”。

话音刚落,房间里本来窘迫的唠叨声也没了,好像能听到的,只有两个人轻微的呼吸声。

十一
屋子一直没有拉上的帘子的透亮的窗户,正对着的是屋内在简单亲吻着的二人,以及窗外已经准备升起的日暮。

评论
热度(40)
© 无风之明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