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以为自己圣诞节打了助攻其实并没有

迟到的圣诞节贺文orz,脑洞如文,是自己在学校记者团里领平安果和学姐的明信片寄语的时候想到的,所以大概偏校园风以及感觉人物性格有点微妙的偏差,,(。>︿<)_希望各位看官能喜欢。(字数4169)


又是一年圣诞的时候,我已经在这个学校的记者团呆了四年时间了。


桌子上堆满的是圣诞节里上面新闻中心派下来的盒装苹果还有自己外出采购的贺卡。


部门内部一直都有着在圣诞节时候给下一级的后辈写寄语和赠送平安果的传统,待这些寄语贺卡由前辈写好以后都会有专门挑选出来的一些部门成员携着平安果一个一个送去——以此彰显着前辈对后辈的期望与照顾,也好生出寒冬里一点热闹与温暖。


我突然想起自己在很早,二年级的时候,就被幸运地派为了“圣诞老人”,去给每个人带上属于他们的圣诞礼物。


当时我们团里还有个大四的学长挂着团长的名额,但是因为忙着大四毕业的事,也没干些什么,顶多就开年会总结的时候会在下面露个脸。我作为大二的成员进部门也才一年多的时间,对这个挂名团长并不了解,只知道学长学姐会叫他叶前辈或者叶修。


印象深刻的是宣传部里有个大三学长,即使是大三了在记者团活动上还能经常看见他的忙碌身影,我大一时受过这个学长的热情照顾,很多新写的稿子都会经他修改和排版。


后来到了大二我就和这个学长熟络起来,才知道他在整个新闻中心都很受欢迎,不管是不是和他一个部门的都会称他黄少或者少天学长。


对这个学长之所以印象深刻也不单单是因为他的热情和工作态度,而是因为,整个记者团,大三一届的前辈,只有他会把那位挂名团长亲密的称呼为“老叶”。


我从我们部门的学姐那里多少得知了一点挂名团长的付出,虽然大四现在是挂名,但是也是过去记者团难熬即将从新闻中心分出去的危险时候带着记者团走出困境的领军人物。


“挂名留在团里的特权也不是谁都会有的”当时学姐正好合上整理完的开会笔记,抬头看向我,很认真地说道“就算是挂名了,最后毕业了离开了,他在这个团队里所做的贡献一点都不会被抹去。”


“那岂不是很值得尊敬?我听见学姐你们都称他叫叶前辈,少数的干部级前辈也会叫他叶修来着”当时自己的八卦心点燃,不怕死地又问了句“可是为啥黄少会叫那个叶前辈老叶?每次开大会想知道团长来没来听黄少叫没叫那声老叶就知道了。”


“老叶能是你说的吗?小心黄少天听到不吵死你?你别看他是大三和我同一届,反正我记得我才入学的时候就看过他和叶前辈走在一起过,也就是我还没进入记者团的时候他就好像已经在他旁边了”学姐笑着叫我别八卦这事,想了想又说“现在想来好像黄少天都叫了叶前辈三年老叶了,大一的时候好像就特别勤快地一直帮衬着,两个人都特别熟络,大概是之前的旧时呢也说不好。”


于是早些我就想着,黄少和叶修前辈一定很早就很熟了,至少和学姐说的一样,虽然同样是大三的前辈们,但是对叶修前辈来说黄少天肯定是不同的那一个。


说回我做圣诞老人的那年圣诞节,记者团还是照例要每个派发礼物的圣诞老人先去编辑室领苹果和贺卡。


由于我是第一次派发,有点紧张,便早早向学姐要了编辑室的地址赶过去等派发的任务。


当时要求的是八点之前到就行,因为还要留点给学长学姐他们准备写寄语的时间。


我记得自己是六点多便赶了过去,到活动中心三楼编辑室门口拐弯的楼梯角时,我正准备拿出借来的钥匙开门,没想到编辑室的门是虚掩着的,还有灯光从里透出来——那点透出来的光在整个灰暗的三楼走廊里闪现的十分柔和,让人舍不得去打扰或是怎么。


楼梯口老旧的瓷砖还是被放轻了的脚步踩的嘠呲作响,我还没来得及到门缝看一眼是谁,门就被缓缓推开——是叶修前辈。


我刚紧张着想卧槽我竟然第一次这么巧的不再是通过开会见到这个团长,刚想鞠躬向这个“传奇”样的前辈鞠躬问好时,他只是抬手做了做噤声的手势,好像是紧张着吵到什么人。


我意识到了什么似的,顺着他的目光朝门内看去

——编辑室里的灯光被调的很暗,原本开着的窗户也因为怕扰人清梦着凉被关上锁紧,桌上摆满了盒装的平安果和散堆着的贺卡明信片,几支盖帽被摘下的笔横放在上面,书桌的靠左边黄少正用手搁着自己脑袋趴着休息,那一块儿的桌面正好被体谅地清理了出来。


大概黄少睡得已经有一会了,我想。


我还注意到黄少趴着休息的旁边摆着一只歪出来的椅子。


然后叶修前辈就走了过去把那只椅子对着的桌面上的一个黑皮本拿起来,又往门口走去,像是要离开的意思,却在经过我身边时又停了下来


“你是过来领平安果和贺卡的对吧,大概还有一些贺卡在其他几个副部那里,要等一会,”他又看了看屋里还趴着睡觉的那人又补充道“至于黄少天嘛,他的任务都差不多完成了,你拿东西的时候尽量小点声别吵到他,让他再睡会。”


我点点头,跟在叶前辈的身后看着他确定他离开后,才小心凑到了黄少的身边,准备整理分清他准备的贺卡。


讲真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因为学长准备的十几张贺卡有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一种贺语写的一张纸满满当当的旁边还会加小插图,一种贺语写的简洁明了尽显偷懒之风。


“至于黄少天嘛,他的任务都差不多完成了”


“这是叶前辈帮忙写了一些吧......”我大胆猜想着,又加快了整理的速度。


快整理完时编辑室已经陆续来了些人,黄少不久之后也醒了。我注意到他好像是红着脸醒着,也不知道是睡久睡迷糊了还是怎么,醒来还是痴痴地再找自己准备的贺卡。


“黄少?你的贺卡都写好了啊,我刚看你在睡就没叫你,直接把贺卡拿走了。”我过去提了一句。


他也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我什么时候写好的??我记得我明明没有啊...怎么就写好了啊?还差几份啊欸你确定收走的时候每份都写了??”


我差不多确定了大概他还不知道叶前辈来过的事,但是秉承着不该八卦就不要八卦的心理确定以及肯定地回答了黄少的疑问“确定写了呢,每份一眼看上去都很满当的对吧?”


他再没说寄语的事了,大概想着是不是自己记错了也不再好意思说自己写寄语写着写着睡着了的事。

只转而唠叨着那好吧你记得一定要把每份寄语都送到每个人手上啊别送错了啊送错了就很尴尬的其实呢做圣诞老人很好玩的送贺卡这事不要觉得累啊这些话。


我认真地点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做好这份工作,等到了快八点的时候,负责这次活动的人差不多都齐了,就开始准备分发苹果。


每年这个时候也会有被记者团劝退的人,所以最后把苹果分下来后才发现还多出来好几个。


“欸,我说你们都不给几个大四的留几个苹果吗,马上他们都要走了再不留个苹果给那些老同志怎么能让他们体会到我们给他们的温暖的人文关怀啊??”开口的是黄少,还在说着便把手伸向了一个最大的苹果。


“欸黄少你说,就你惦记着大四的大四的有几个?你干脆直说谁算了”他们部门的一个学长调侃道。


然后我们部门的学姐就跟着皮了一句“我猜就是叶修前辈哈哈哈哈黄少天你别瞒着心思不说啊到时候别让他一个人就收到了你的礼物然后我们几个怕是要被开批斗大会的”


“滚滚滚,提谁不好你一定要提老...叶修?再说了我这不是说出来了吗要不然他一个圣诞节过的没有贺卡没有苹果的孤寡老人一个得多寂寞?”


我在旁边默默看着,突然就想到了今晚来帮黄少写贺卡的叶前辈,心里默默了然。


众人调侃完,便是散去,几个“圣诞老人”也把要送的平安果和贺卡打包带回了寝室,准备着明天白天的送礼的计划。


直到当天晚上最后确认着贺卡寄送人名单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好像拿了一份不该拿的东西——一封浅蓝色的信封,封皮的开口处还画了一个十分可爱的槲寄生,然后在槲寄生的下面,简单明了的写着:致叶修。


这槲寄生画着的风格......我拿出黄少给其他人准备的贺卡比对了一下,没错了,这个大概是黄少给叶修前辈单独准备的圣诞贺卡,结果是我一不小心一起带了回来......


我做了一晚上的矛盾思想工作,忍住了拆开来看黄少写给叶修前辈的话的欲望,又在是把这封特殊的贺卡还给黄少还是悄咪咪塞给叶前辈去看叶前辈与黄少的后续故事的抉择之中犹豫不决。


“谁还不能有个八卦之心了??”我把这封别致的贺卡也一起塞进了装派送的贺卡袋子里,下定决心。


于是那天的我做了一晚上打了助攻的美梦,第二天就美滋滋地找到了平日里叶前辈会忙毕业论文的自习室,趁着时间早自习室还没多少人的时候找到他的位置塞完信封就跑。


我觉得这就是所谓的“装完逼就跑贼刺激”的感觉。


那一天正好是圣诞节,我把剩下的贺卡挨个寄送到了每个人的寝室里又去了一趟那个自习室,想着能不能运气好尾随一下叶前辈看看他和黄少的圣诞故事后续,结果没有看到叶前辈的影子,于是我又急匆匆地赶去编辑室,抱着能不能碰到昨天那种情况的侥幸心理,结果也是没有。


没有男朋友没有女朋友没有钱什么都没有的我失望地回到寝室,惯性打开空间打算发条说说抱怨圣诞老人会给好孩子发圣诞礼物什么的果然都是骗人的。


“我今天这么勇敢地打了回助攻都没有人知道或者来夸我一下的嘛??圣诞老头子说好的惊喜呢??我不是好孩子吗??”


我一边口头抱怨一边正打算点开编写新说说的按钮,然后还没点到,空间刷新出来了一条校表白墙刚发表的动态。


和以往的偷懒上墙的形式不一样,这则动态是表白墙为人单独上的墙,所以我就格外注意了一下:动态仍是一个人的聊天窗口记录,然后旁边还附赠了一个苹果和一封信的组合高清照片和一张手机截图。


“卧槽卧槽卧槽这个苹果不就是黄少昨晚精心挑选的那个最大又最红润的嘛???这封信明显就是那封浅蓝色的嘛!!”


我内心叫嚣着怀着激动无比的心情点开高清图片,于是信封就更明明白白了一些——原本那个画着槲寄生的图案下是只有“致叶修“的,现在已经在前面明明白白加上了“黄少天”三个字。


”黄少天  致  叶修“


我又将图片滑向前面的一张图片,是网络上“人们在槲寄生下互相拥抱亲吻彼此爱情之间的情谊就能一直维持”的传言截图。


再前面便是上墙的聊条窗口记录了,没有匿头像也没有匿名,所以能很清楚的看到是叶修前辈上的墙,他给墙发了那两张图片外,还有两句话。


“我想告诉每个人,我很久之前就爱着那个从很久之前就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那个人,我想和他从今天开始,继续着我们早有的曾经,以及往后一直见证我们的未来。”


还有画风突变的第二句话:“图片可以自行体会”。


——真不愧是传说中的挂名团长,一出来就是大招。

 

一晃眼就是两年,我突然回过神来。自己现在还坐在编辑室里,我抬头望了望墙上挂着的每届毕业生的团内合照留恋,其中有一张是单独挂出来,只有两个人的合照。


是如今已经毕业的叶修前辈和黄少。


叶修前辈确实早了黄少一年退团,毕竟毕业后是不能留团一定要办理退团手续的。但是就在去年,黄少也即将毕业退团,记者团拍毕业合照的那天,叶修前辈又回来了,同样要毕业的学姐当时就笑着说“我打赌这是就为了回来陪黄少天拍个毕业照。”

 

那一天很多人都记得:当时的黄少天还是一如既往地,远远的看着叶修朝这边走来的身影,就灿烂地笑着然后使劲挥了挥手“老叶!这里!”




评论
热度(63)
© 无风之明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