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H/叶黄】箱庭记事

叶黄情人节快乐! @2018叶黄结婚企划

记一个关于岁月的故事。脑洞是我一天整理放着他们周边的箱子时候想起来的,大概对于我来说,爱着他们的每一天,为他们收藏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我最为宝贵的箱庭吧。

标注
1箱庭:把山水景色的模型放在小箱子里的东西。文中想指代的便是叶黄二人从遇见到认识到相爱到结婚一路下来所保留的东西,将这些东西取代为原意中的山水景色的模型。

2文中有情节参考日漫作品《冰上的尤里》

我的隔壁一直住着一户人家,和传统的一父一母一子不同,那户人家就两口人,还是两个老头子,没有当打的年轻人也没有稚嫩单纯的幼孩。

从我能清楚记事时起,那户人家便是在的,不过那时老头子们都还年轻,家里爸妈还要我叫他们“叔叔”。

至今差不多有三四十年了,隔壁的喧闹却从未消声过,几十年的光阴,刻在了那栋房子外轮廓的砖瓦上,长在了房门口的青苔石子路上,最后攀上了两老头子的腰,漫上他们顶头的发梢,可见的是他们细纹渐多的皮褶和逐年斑白的枯丝。但是响在耳边的,我能听见的,仍是两个老头子时时对对方的叫唤。

四五岁的时候,我家隔壁新搬来了一户人。

那是个艳阳天,一早上太阳便是暖暖和和照着,家里人醒来后叫醒那时还在贪睡的我,准备吃早饭的时候,楼道传来叮叮哐哐的噪声。

拨开锁拉开门来一看,是隔壁正准备新搬进来的住户:好些个穿着搬家公司工作服的人搬着大小的箱子忙里忙外。

几个纸盒子还有些比当时的我整个人还要高的箱子堆摞在了对面那新装修好不久的木板门前,有些里面装的可能还是些什么易碎贵重物品。

从楼梯口扒着栏杆顺着看下去那新搬来的两个人正小心翼翼地抱着剩余的箱子爬着楼梯,没走几层台阶便会停下来歇一会,但也不见他们把箱子放下,还是那样抱着,好似生怕把箱子磕着碰着哪里坏了里面的东西。

忙完早餐的父亲见着有新住户便热情地要去帮忙,说是去欢迎顺便照顾一下新来的邻居。

我好奇心重,从楼梯口的栏杆下来后没扒拉几口饭,就搬了一个小塑料凳到了自家的门口,乖坐在那里,也听了家里人的话,在见着好不容易抱着箱子上来的那两人后,便是冲着他们甜甜喊了声“叔叔们好!”

新搬来的邻居很友好,其中一个发色相对较浅的人听到我的问好后把怀里的箱子小心摞到了门口,招呼起他身边的那个男人说

“诶老叶你看我就说吧!这个时候搬家到这种地方是不会错的,看还有小孩子能跟你打招呼,不像原来去哪里都得藏着裹着再带个帽子和墨镜怕被人认出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我这边凑过来蹲下,咧嘴笑了笑“嘿,以后我就是你的新邻居啦小朋友,我姓黄你可以叫我黄叔叔,诶诶等等这样叫太奇怪了你可以叫我少天叔叔,不过你要叫我哥也是可以的…”

“脸呢少天大大,多大了还诈小朋友让叫哥哥?”

站在一旁的人突然打断了一直笑着说话的人的话,于是那被称少天大大的叔叔便接了那话茬,他还是蹲在地上和我说着,只不过却回头看向了刚刚说话的那人。

“老叶你少说点话本剑圣永远活在18岁好吗?前不久我回蓝雨去看小卢他们的时候门卫的大爷见了我还说我活着年轻和刚开始进训练营那时一个样子除了气质感给人更帅气一些!”

“黄少天你少说点话我之前说的话加现在说的还没你一句说的多好吗?”

家里人说过他人讲话的时候自己就不要插嘴,这是最基本的礼貌,我本想还是乖巧等着他们把话都说完再出声的时候,少天叔叔已经重新回过了头。

“和你讲啊这个人叫叶修,羞就是不羞不燥的那个羞,你还小才五岁的样子还是祖国的花朵未来的栋梁有着大好的未来!所以不要和他待太近了啊!”

被他说的那个人听着这话倒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嘴里叼着好像还露了半根的烟头道“谢少天大大谬赞了,还有我魅力哪有那么大你这当真是防火防盗防邻居了啊。”

“滚滚滚!你这没脸没皮没下限的水平真是退役之后日益剧增了!还有说好的戒烟呢怎么又叼着了?快灭了灭了!”

站着的那人听完这话把口中叼着的疑似半截烟头的小白长棍儿又露了点出来,之后便好像惯于吸烟的人一样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了那一点长条儿,全从口中抽了出来。

并没有以为的吞云吐雾,那半截小白棍顶上不过是一个还闪着莹润光泽的橙色半球儿——不过是一般小孩子都喜欢吃的橙汁味棒棒糖。

“啧,改天要和沐橙说说了,她推荐的这味儿糖味道不好”他说完也没有真的嫌弃地丢掉这糖,而是换了拿着糖棍儿的姿势,微微蹲了下来后便马上把这已经被含走了半球儿滋味的棒棒糖顺势塞进了少天叔叔的嘴里。

“唔嗯...老叶你无不无聊...嗯?”

先是理应的抱怨,但是被塞了一口糖的少天叔叔仍是把那甜橙味的半球儿含在了口中,吧唧吧唧的嚼了几下之后还发表了一下意见。

“甜橙味的啊?肯定是苏妹子的推荐的吧,话说从你嘴里出来的糖竟然都没什么烟味了...”

“都说了练习戒烟了你还不信,我说我在你心中的可信度是有多低,太伤哥心了”我看着塞了口糖的那人重新站起来,没见有多伤心,倒还是笑着“行了,起来吧少天大大,一直蹲着偷懒再不搬箱子今晚就别想睡了”。

“滚滚滚谁偷懒了?”少天叔叔边反驳着边站起来,然而一条腿还没有站直便踉跄了一下,我急着下板凳去扶一把,站在一旁的那人就地弯下了腰把手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因为重心不稳而前扑准备撑地的手臂。

本以为会扑地的少天叔叔这会儿倒是反应迅速地拿自己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了扶着的他的手臂,一下子稳住身形便站起来靠了过去。

这时跟在他们身后帮忙搬着行李的父亲也上了楼梯口,闻声赶忙过来问了下有无大碍便叫我别再打扰新邻居收拾东西。

我不情不愿地应了声还是进了房,转过身时瞥见了父亲别在耳边的烟,突然想起了母亲之前说过的话“你爸就是抽烟不好,一直戒不掉,谈朋友时候说在一起后会戒,但是到了结婚也没戒成,结婚了说生了孩子会戒掉结果到现在也还是习惯着抽烟”。

——但明明是一个糖就能解决的事情啊,我想。

他们好像也不是常住。

从新邻居变成了邻居,再从邻居变成了熟悉的街老乡亲,他们的年息时间一层楼栋里熟悉的人几乎都知道了。

半年时间是住在这边的,还有半年时间便会回靠南暖和的G市那边,一年中两边来回跑,时间也不定,总是变着。但一直不变的便是那二人总是一起的,不管是过去还是回来,都不曾见分开过。

楼下一向多事的刘大妈倒是私下说两个男人住一块怪稀奇的,但在再意识到他们二人关系的时候我已经十几岁了,也没觉得有多奇怪。

背后嚼人耳根子总是不好的,况且黄少和叶叔为人一直都很好:其中一人话虽然多了些但热心肠,与街坊邻居甚至隔壁小区小巷子的住户都能结成熟识。另一人虽然嘴巴毒了些但也真不是什么恶人,挨得近的楼栋熟人心都大的很,也想的透彻。

“别人叶修就是说话嘲讽味儿浓了点,真要有什么事嘴上虽然还会说让你恼的话但帮起忙来也一点不含糊啊。”

初中毕业休了长假的那会父母出了远门单单留下几百给我做一个人守家时候的生活费,于是我便养成了自己一人在家时就去隔壁他们家串门陪聊陪玩蹭吃蹭喝的习惯。

他们家有闲置的新鲜菜品时就会是黄少下厨做些清爽的粤菜,如果菜少就会是叶叔下厨做些常见的小炒再加一锅沸水煮的红烧牛肉或者鲜虾鱼板面。

自家父母管得严平日叫我少吃那些不健康的膨化油炸食品,于是一个人时就去他们家尝尝叶叔煮的方便面倒成了我一直的指望。

长假收获的也不止味鲜独到的叶氏煮面,常去串门熟识之后的相处也使得我窥见了更多独属于他们二人的故事。

说窥见也不尽然,因为他们从未想着藏着掖着,他们说起他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时一直笑着,好像他们共同的那些记忆都在闪闪发光,而且将一直亮下去。

那一天我还是往常一样去他们家,到门口时候正巧碰见黄少出来,两手都拎着装着满当的垃圾袋,他们家房门也是大开着,我朝里面看过去,地板上堆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叶叔正在收拾的样子。

“诶你又来串门了吗?不过今天大概不太方便,里面有点乱了老叶那家伙今天不知道突然想什么要把柜子里的一些东西重新收拾一遍,平常就没见今天这么勤快的。”黄少先向我打了声招呼,又提了提手中的垃圾袋,示意自己先下楼了。

我便在门口等了会,估摸着黄少倒完垃圾要回来时候,在他们家大开的房门上敲了敲。

“少天?”屋子里的叶叔埋头收捡着东西,听到敲门声还是抬了抬头,看见是我后还没做其他反应我便抢先道“刚碰到黄少下楼去了,听说叶叔你们家正在收捡东西?我可以帮些忙的,方便进来吗?”

“你别想着要是说进来蹭泡面怕我不会放你进来的”

叶叔笑道,这时他突然起身朝门口走来,我一愣,听到他又接着说“倒个垃圾这么久还以为外面有什么小妖把你缠住了”我回头一看,黄少正站在身后,显然是才倒完垃圾。再听到叶叔故意折损他的话便恼道“那下次便劳烦您屈尊去外会会那些小妖吧”。

“诶使不得使不得年纪大了老腰不好,这不还得仰仗少天大大您帮忙照顾着嘛 ”

我侧过真去,不再挡在两人中间。

黄少便趁了这机会伸手往叶叔的腰侧抓了一把“我怎么看你老腰还好得很!”

“那你要不试试?”我看着叶叔边说着身型边往前躺着,倒真疑似是腰被黄少捏的软了腰站不稳。

“哎!叶叔黄少小心!”黄少身形比叶叔差不多要矮上一点,在我的角度上看着感觉黄少是承不住叶叔身体的,就在我闭眼想着“砰”的一声两人要双双倒向地板的情景时,听到的却是黄少一句

“我去老叶你分点场合,春天已经过了好吗?”。

再睁眼,黄少只是一只脚退了一步稳稳站着,面色微红地看着他身前的叶叔,那人却一脸无辜的样子解释说这全是明知他腰不好还去捏他腰的人的错。

“这账晚点算也不迟”末了叶叔还笑着加了一句,拉着黄少一起转身进了屋,示意着我也可以进来。

屋内比想象中的还要乱,柜子中的大多东西都被翻了出来,虽说是要清捡东西,但这就和刚刚经历了小偷洗劫的样子差不多。

我站在堆满了杂物的地板上缚手缚脚,想起刚刚自己说要帮忙的豪言壮语便不知所措起来。

黄少和叶叔这时便把我叫了过去,说是帮忙理一下他们手上那些东西的时间,然后照着时间顺序帮忙排一下。

箱子里有很多张机票和车票,国内跨省的更多,但也不乏跨国的。我把一摞票直接翻了个底,其间还在下面翻到了几张磁卡,我记得这种磁卡,初中班上曾经有人拿出过这种卡

“有谁玩荣耀吗??加我一下!”

“这个是荣耀的账号卡哦!就像你现实中的身份证一样的!”他们当时是那样说的。

眼前的这几张账号卡看起来又和他们当时拿着的不太一样——和放在一起的机票一样,溢出来的是一些沉淀着的感情和故事。

叶修和黄少天是在网游上认识的,如果把这个算作初遇,那他们的初遇真的谈不上美好。

“哪有人的初遇是一见面就打上的?按照网游言情的套路不应该是他和他在樱花树下的一大片粉阴下相遇然后一见钟情一眼万年吗”多年之后有人不满吐槽。

“怎么没有?我和你不就是吗,还有你怕不是把沐橙原来看的无营养言情全都看完了吧”那个时候其中一位当事人便会如此反驳。

荣耀史上留名的剑圣在昔日还只是一个拿着小小蓝字武的剑客。

野外抢BOSS时候兵荒马乱一下子便对上了当时已经提着一杆却邪准备打天下的斗神一叶之秋。

两名强者之间的一番争斗淹没在了慕名抢BOSS的野图队伍中,但是这二人当时是否看对了眼,又是谁何时对对方起了怎样的旖旎心思却是不得而知。

还是荣耀联盟职业赛第一赛季开始,嘉世对上蓝雨的时候,那两人的车票终于冥冥之中和命运接轨,叶修作为嘉世队长参战的时候,场下跟着魏琛跑来偷偷看比赛的黄少天便抬头望着。

后来叶修和黄少天同时选择了保留这次的车票,有人问起时,他们的回答无二,都是说那是第一赛季,这车票承载太多意义非凡。

再是后来几赛季的车票机票他们也都有留着,比如黄少天一直珍藏着蓝雨夺冠的第六赛季时候他的机票,还有第十赛季叶修回来后他后面跟着一场一场看比赛陪跑的机票......叶修也一样,一二三赛季的三连冠车票,第一次退役后跟着老板娘她们作为观众去看全明星时候的票,还有第十赛季一路走下去的每张......

于是这些票后来成了双方眼中怎么样的存在便只有他们二人才知道了。

初步确认了恋爱关系的小情侣都喜好腻歪,大神谈起恋爱那就更不一样了。

叶修和黄少天在第十赛季结束时候没几天后确认了关系,哪知叶修随即就跑回家然后没了音讯,之后突然稀里糊涂地就接受了叶修作为国家队领队带领众队员出征世界荣耀邀请赛的设定。

所以在国家队所有队员第一次聚在一起开会时,黄少天那第一个激动的跳上板凳的举动和叶修那一句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的“我们家老头”,便是在好像旁诺无人的会议室里无形腻歪的打紧。

于是之后国家队训练时候的住宿,飞往苏黎世时候的机票座位号,比赛空闲难得休息时候总是一齐外出的人......这两人总是腻歪在一起的。

国家队的比赛还是要打,虽然队里没有禁止谈恋爱这一说,但总归不能影响比赛训练的状态。孰轻孰重二人也分得清,所以难得的腻歪就好像对上了那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两人明面上会难得的腻歪,暗地里偷偷也从不闲着。
除去将苏黎世的往返机票都宝贝了起来,夺冠以后当全员聚在一起相互拥抱庆祝摘下第一次世界荣耀锦标赛桂冠的时候,那两人对视时的双方眼里映着的光是如何都藏不住的。

什么样的纪念品才是真的值得纪念呢——和你一起并肩作战拿到的冠军足矣。

中国队的上面为庆祝国家队夺冠特别批准了队员可以在苏黎世多待几天。

一些人商量着要去苏黎世的各种大教堂和林登霍夫山公园游玩拍照,队里唯一的两个妹子对此也十分赞同,女生总是爱美嘛,美景美照美人怎么会不喜欢?

叶修兴致倒不怎么高,本想担着国家队领队的身份给自己放一个假,却奈何不了在自己有意安排下同间房的黄少天的一大早的“骚扰”。

“对家里老人友好一点成吗少天?”
蒙着被子的叶修尝试着最后的挣扎,知道温言软语是行不通的,便一手伸出被子想着把那在自己耳边唠叨的人一同按进来再睡波回笼觉。

到底是精神饱满的剑圣更胜一筹,那手没能把目标按向松暖的被窝,反倒给那了那人一个出手的机会。

黄少天眼尖地抓住了从被子中伸出来的那只手,没等叶修反应过来便另一手掀掉了他裹着的被子。

抓着他的手扑了过去,伏在了他的耳边

“老叶老叶老叶老叶起床啦起床啦!再不起床就去不成圣母大教堂苏黎世湖林登霍夫山公园布尔克利帕拉德广场了!”

叶修只听得自己背上那人在耳边报的一连串的拗口的景点地名,再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和黄少天说过要去这些地方怎么这人把这儿的地名背的和粤菜菜系一样熟练。

耐不得那“绕耳魔音”,他终于任命地睁了眼,再翻了个身,对着仍在叨叨的嘴直接吧唧一口亲了过去。

嗯,柠檬清香味的。

确定黄少天不会再开口后,便满意地咂咂嘴巴,这下清醒的差不多了,脱开了被抓着的手围抱住身上的人笑了笑

“少天大大先起开?小的这就起来准备准备?”

他们先去的地儿是苏黎世的圣母教堂,叶黄二人较其他人去的较晚便也多待了些时间,待队里他人都走了他们仍逗留在那里。

叶修早上虽说是被不情愿叫来的但也晓着黄少天坚持着让他陪着过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他看向了窗边的那人,半圆拱窗的彩色玻璃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折出破碎的五彩斑斓,刚好洒在了那人稍浅的发色上,又溅出一点模糊的映在他的脸上和眸子里。

“叶修”

他听见那人叫着他的名字

“那个......”

他看见那人朝自己走来,掏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盒子。

然后那双帮他下过本,和自己曾在赛场上针锋相对过一直激烈敲打着键盘,最后被自己仅仅抓在掌心的手,轻轻打开了盒子的棕红的绒毛盖。

里面躺着的是两枚情侣对戒,映在他和黄少天的眼中闪闪发光。

于是他没有再等黄少天有什么动作,而是抬头直直看向自己身前的人。

一只手向戒指盒中的一枚戒指碰去,另一只手再轻抓过黄少天的空着的手举至自己的胸前,他将印刻着自己名字的那枚戒指从自己抓着的手的无名指上轻轻套下去。

他觉得自己的手有些抖,也有可能是因为对方的手也在抖,当他看着黄少天微红的眼角时这样想着。

“少天,能帮我戴上这一只吗?”

他把那人已经被戴上戒指的那只手抓着仍未松开,然后十指扣紧将自己的手半推了过去。

——刻着“HST”字样的白金色戒指也在他的无名指上微微闪烁。

他扣住给他戴上戒指的那只手,慢慢收紧,那人难得的一声未吭,而是微微把头低下靠了过来,于是他也低下头向前倾去。

他听到那人轻声道“你戴了这戒指就是认定了你是我的了,以后一起打荣耀一起生活,发生什么事都不能松开我的手,不过就算松开了我肯定也能把你找回来......”

他没有打断,而是一直等着黄少天把话说完,再轻笑着又往前倾了下身,直到两人的额头轻轻相抵,才说道

“当然,我也是跑不掉了啊。”

那是还年轻时候荣耀里的斗神和剑圣的故事,也是叶叔和黄少当年的故事。

当初十几岁的我听着了些少年人的故事,多少心情和触动也感知不深,倒是过了几十年也一直记着这些,遇到了更多的人,遭过了更多的事,那沉淀于故事中的感情终是感触渐多。

眼见着邻居的青丝变白,皮褶见多,步履开始蹒跚,但是他们二人还是十几年如一日,如初见那样唤着。

“老叶?”

“少天?在呢。”

                                                                                             End.

评论(36)
热度(168)
© 无风之明日 | Powered by LOFTER